极速装机
侠客
侠客
  • 注册日期2021-09-09
  • 发帖数28
  • QQ826577301
  • 火币64枚
  • 粉丝0
  • 关注0
阅读:10513回复:0

10岁学生称遭教师夫妻殴打致病危 老师否认情绪崩溃

楼主#
更多 发布于:2022-03-23 16:58
2021-12-25 10:21:08 海峡都市报


10岁的孩子吴沐阳,2021年10月18日被从学校送出来,已经无法站立,入院次日被下达病危通知书。转至西安红会医院,诊断为“左髋关节化脓性关节炎,左髋关节周围感染”。
孩子坚称,自己是被所在的陕西汉中城固县衡水实验学校两名老师殴打致伤。一名女老师,是他的班主任,一名男老师,是宿管主任,两人为夫妻关系。孩子的指控言之凿凿,且细节清楚。
然而,涉事老师和校方均否认有殴打学生行为,城固县教育体育局在调查之后,也认为没有证据证明吴沐阳曾被殴打。
经过三次手术,吴沐阳双腿打上了石膏,医生要求至少卧床休养半年,其父母仍在为其“讨说法”。
“老师经常踢我这些地方”
10月18日下午6点半,在接到班主任孔丹丹的通知后,吴剑龙和妻子张婷赶到学校。
他们回忆,那时吴沐阳已经站不起来,是由保安把他抱出学校的,“当时,孩子发着烧,浑身是汗,身体微微发抖”。
吴沐阳就读于城固县衡水实验学校,他在今年9月转学入读,是五年级3班的学生。吴剑龙夫妇告诉南风窗,这所学校从去年开始办学,在招生宣传中,校方声称将“按照衡水模式,打造城固教育新高度”,他们和许多家长一样,慕名将孩子送去。从入读该校到“站不起来”,不到两个月。
吴沐阳(化名)被城固县衡水实验学校录取的通知书(受访者供图)
孩子被送入汉中市人民医院,吴沐阳的母亲张婷告诉南风窗,直到病危通知书下达,她还不知道孩子的病因。起初,吴沐阳高烧不断,医生让张婷打电话问老师,询问孩子在学校是否感冒,是否服用过什么药物,都得到了否定的回答。
10月20日,孩子转院至西安市红会医院。在红会医院,医生排除了包括家族遗传病在内的部分病因,却还是不清楚吴沐阳连续的高烧因何而起。
最后,在父母和医生的追问之下,吴沐阳才指着自己左腿根部说:“老师经常踢我这些地方。”
吴沐阳(化名)称自己被班主任孔丹丹殴打(截图自受访者提供视频)
西安市红会医院11月8日出具的一份《诊断证明书》显示,诊断结果为:1、左髋关节化脓性关节炎;2、左髋关节周围感染。
吴沐阳(化名)在西安市红会医院的诊断证明书(1)(受访者供图)
10月23日,西安市红会医院为吴沐阳做了急诊手术。吴剑龙回忆,当时孩子的伤口感染化脓、形成了积液,已经进入盆腔,因此要通过手术清洗积液。
在吴剑龙提供的照片里,一道长长的被缝合的伤口,像蜈蚣一样爬在吴沐阳左腿根部的皮肤上。
吴沐阳(化名)的左侧髋关节处因感染而化脓(受访者供图)
在红会医院住院期间,吴沐阳先后接受了三次手术,他间断高烧的症状持续到12月1日才有所缓解。如今,为了防止他乱动破坏伤口,他的双腿都被打上石膏,裹上了层层纱布。吴剑龙说,按照医生的要求,吴沐阳至少需要在床上休养半年。
事后,张婷通过询问得知,吴沐阳的腿疼是从10月14日开始的,他称自己腿疼的部位就是经常被两位老师踢打的地方。
两天后,也就是在16日,学校的医务室给吴沐阳开了用来止痛的布洛芬缓释片。
在张婷的讲述中,也正是在那天,吴沐阳因没有背完书被班主任孔丹丹带至其教师宿舍背书。“就是16号,当时我孩子正在背书的情况下,她老公(指王淞)进去之后,没有说什么话,从背后一脚就向我孩子踢过去了。”
10月18日,中午午休结束,吴沐阳下床显得有些吃力,班主任孔丹丹随后联系吴剑龙夫妇,让他们将孩子接去医院治疗。那天下午,他们见到了吴沐阳,原先活泼的儿子已无法站立。
在梳理了全部过程后,吴剑龙开始对学校的实名举报,他表示,“该年级班主任孔丹丹、宿管主任王淞,多次对我儿子殴打,致使孩子的腿及胯部严重受伤,造成体内感染”。吴沐阳的病情,“经医院诊断为外力所致,导致肌肉感染化脓”。
汉中市人民医院病危通知书(受访者供图)
吴剑龙说,孩子入学一个半月的时间里,多次遭到孔丹丹、王淞的殴打,孔丹丹与王淞为夫妻关系。“孩子说,有一次班主任打了他之后,他一直在门口哭闹不肯进教室,于是班主任孔丹丹就给自己老公打电话,说是吴沐阳又不进教室。她老公过来之后,把孩子带到宿舍又打了一顿。”
治疗过程中,除了不断称自己腿疼之外,吴沐阳还经常告诉吴剑龙,说自己脑袋痛,耳朵里面嗡嗡地响。经医生检查,吴沐阳头部没有异常。但他告诉医生和父母,说在学校时,老师在楼梯道里踢了他的腿后,还拉着他的衣服领把他推到墙边碰过脑袋。
吴沐阳(化名)在病床上(受访者供图)
吴剑龙向南风窗转述吴沐阳的话,称老师除了经常打他之外,也偶尔会打别的同学。
在吴剑龙夫妇拍摄的视频中,吴沐阳显得烦躁、低落,时而哭喊。吴剑龙曾经问儿子,被打之后,怎么不对父母说?
“我害怕跟你们说了,下次老师打我更重。”说完这句话,他又哭了起来。
据吴沐阳母亲张婷说,吴沐阳在住院期间,晚上不敢睡觉,因为一睡着就开始做梦,说梦见老师打他,说“妈妈,我怕”。
张婷还提到,吴沐阳在接受第二次手术之前,曾提出要老师向他道歉的要求,不然就不进行手术。
谁在说谎
一份落款时间为12月17日的校方说明显示,城固县衡水实验学校否认了“老师殴打”等情节。校方说明还提到,涉事学生的家长提出了高额赔偿等等不合理的要求,“对此,我校予以拒绝”。
过了一天,12月18日,城固县教育体育局发布了《关于网传“城固县衡水实验学校教师殴打学生”的情况说明》(下称“《说明》”),该《说明》对前文吴剑龙夫妇所述的“老师孔丹丹及王淞殴打吴沐阳”的情况予以否认。

《城固县教育体育局关于网传“城固县衡水实验学校教师殴打学生”的情况说明》(图片来源:“城固县衡水实验学校”微信公众号)
《说明》中称,城固县教育体育局在事发后成立了调查组,未发现“教师殴打学生”相关行为。
《说明》中表示,经过走访吴沐阳的同学和舍友,并查看该校全部的监控视频,“均未发现吴某某有被他人殴打的任何证据”。
同时,《说明》还提到,10月16日,班主任孔丹丹曾安排同班同学陪吴沐阳共同前往医务室就医。“从教室前往医务室途中,吴某某告诉陪同同学:国庆假期中,自己骑自行车下坡时曾摔倒;当时没事,不知道为啥现在突然就疼了。”
《说明》发布的第二天,吴沐阳在病床上写下了一份承诺书作为回应。
吴沐阳(化名)在官方通报事件调查结果后,手写了承诺书(受访者供图)
他在文中解释道:“我告诉老师腿疼,让同学带我去医务室拿药,路上他问我腿怎么回事,我说是骑自行车摔的,不敢给他说是老师打的,老师(如果)知道又会打我。”
他的字迹仍显稚嫩,不甚工整,但他从自己的视角讲述了另一个版本的故事。
“(拿药之后)回到教室,我书没背过,让我回她宿舍背,去了之后,王淞回宿舍打开门,看见我没背过书,往我背上踢了一脚。”
“10月16日睡完觉回教室,老师让我学正常人走路,先把我衣服领拉了几下,一脚过来踢到我左大腿根处,来回踢出去好几次。”
吴沐阳(化名)说班主任孔丹丹踢打自己,并要求自己“学普通人走路”(截图自受访者提供视频)
“10月17日没有上操,10月18日下午坚持让我跑操,跑了一半后把我带到宿舍让我脱裤子,给我妈发视频,我妈看见我,说马上过来。”
在承诺书的最后,他写道:“他们打我的地方,我都能指出来。”
对此,南风窗致电吴沐阳的班主任孔丹丹核实相关情况,她否认了吴沐阳的说法,称自己并未打过他。当记者问起,为何在明知吴沐阳腿疼的情况下仍然让他跑操,孔丹丹表示希望记者去询问警方。
通话后期,孔丹丹的情绪稍显崩溃,哭着说:“我该说的已经说过了,谁考虑过我的心情啊?” “我真的很心疼这个孩子,我不知道他的父母为什么这么狠心,孩子跟我说,他从小被爸妈已经打习惯了。”
当记者紧接着这个问题进行追问时,她不再回答。
其后,在征得吴沐阳父母的同意、父母也在场的条件下,记者通过吴剑龙的电话与吴沐阳直接对话求证。
10岁的吴沐阳谈吐清晰,对记者的问题能够相对快速地做出回答,他说:“我爸爸妈妈平常在家里都很爱我的,就算犯了错也就说一两句。”
记者问:“你是说老师在说谎?”
吴沐阳说:“对。”
当记者问起老师打他的原因时,他说有时候是因为自己“不想去学校”,但有时候“不知道什么原因就打了”。
吴沐阳(化名)在治疗过程中(截图自受访者提供视频)
南风窗就《说明》与吴剑龙一方说法存在的分歧,致电询问了城固县文川派出所,未获得正面回应。
吴沐阳在承诺书中表示,因为“怕老师打”,所以不敢对同学说事实,才说了自己是在国庆期间骑车摔倒。除此之外,双方说法还有许多分歧。
城固县教育体育局《说明》中提到,18日中午时,班主任发现吴沐阳下床吃力,随即联系了家长微信沟通。家长在微信回复说,“上周回来他就说腿疼,家长怀疑吴沐阳是想逃学,如果走路不影响的话,让吴沐阳把钙片吃上”。《说明》中称,上述对话“有微信记录”为证。
也就是说,按照《说明》中的情节,吴沐阳父母早在“上周”(即国庆期间)就知道了儿子腿疼,那么,吴沐阳的腿疾,也就未必是在学校中造成的。不过,《说明》中没有将微信记录的证据公开。
针对这一情形,吴剑龙称,“上周回来他就说腿疼”这句话,他们没有说过。他向南风窗坚称,在国庆假期期间,孩子并未说过自己腿疼,而从10月7日至事发的10月18日之间,孩子都寄宿在学校。同样地,他也没能拿出证据,证明他“没说过这句话”。
此外,就班主任孔丹丹提出的、吴沐阳“从小被爸妈已经打惯了”,吴剑龙更是否认。“我们做家长的,怎么可能把孩子打成这个样子?”吴剑龙说,这是老师在“泼脏水”。
“衡水学校”
吴剑龙告诉南风窗,他之所以会让孩子转学到城固县衡水实验学校上学,是因为“当时他们打的是河北衡水的招牌,说是城固分校,名气很大,好多家长都是慕名而去。”
他口中的“河北衡水”指的是衡水中学,那个众所周知的高考“超级工厂”。但据了解,“城固县衡水实验学校”,实际上和衡水中学并没有什么关系。
该校在招生宣传中写道:“为发展汉中教育,让衡水的教育理念为中国教育做贡献。经审慎考察,衡水信都教育集团卢红伟副校长选中‘汉家发祥地’城固县,决定创办‘城固县衡水实验学校’。”
但南风窗记者在检索企业信息后发现,宣传中提到的,由“卢红伟副校长”担任法人的衡水信都教育科技集团有限公司,事实上是一家注册资本为300万元,且成立于2019年12月的新公司。
衡水信都教育集团是一家成立于2019年12月的新公司(图片来源:企查查)
而卢红伟所任副校长的学校,真正的名字其实是“衡水市冀州区信都学校”,与衡水中学并无特殊联系。但在吴沐阳所就读的这所学校的微信公众号推文里,提到卢红伟时,校方仍然称其为“河北衡水教育集团的校长”。此外,他们还打出“按照衡水模式,打造城固教育新高度”的标语。
“河北衡水教育集团”的卢红伟校长(图片来源:“城固县衡水实验学校”微信公众号)
张婷提到,她还有个6岁的女儿,今年也在衡水实验学校上一年级。她回忆,吴沐阳曾在住院期间要求她把妹妹从学校接出来,不想让妹妹继续在这所学校上学。
“当时在西安,他告诉我,你把妹妹给我转出来,不要让她在那里上了。我说为什么?最后他说,我不忍心。我说怎么不忍心?最后慢慢地一直哭着说,你转出来就是了,我就是不忍心她在那里上学。”
在她的追问之下,吴沐阳才说,自己曾在食堂里见到过妹妹,妹妹当时“两眼泪汪汪”,正在哭泣,他想走上前去安慰妹妹,但是被老师阻止了,因为“他们老师不允许他们班与班之间接触”。
吴沐阳(化名)在第二次手术前,要求妈妈“把老师抓进去”(截图自受访者提供视频)
张婷说,那个时候她就想不通,为什么午餐时间孩子们都不可以互相接触?她还向记者表示,“这所学校不允许家长之间成立家长群。”
直到10月22日,星期五,妹妹从学校放假回家,吴沐阳才告诉张婷:“妈妈,不要再让我妹妹去学校了。这个学校里面的老师经常打我,我不忍心我妹妹去挨打。”
采访的最后,吴剑龙提出,希望校方能向他们提供10月7日至10月18日之间的校内监控录像,并希望当地警方能立案调查,还原事实。

喜欢0 评分0
游客

返回顶部